美伊游走在战争边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1-09 18:18

美伊游走在战争边缘

在美国的“极限施压”政策下,紧张已久的美伊关系更加充满硝烟味。连日来,美国和伊朗展开多轮针锋相对的行动,游走在战争边缘。

据伊朗媒体1月8日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当日凌晨向驻有美军的至少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数十枚导弹。美国国防部随后证实该消息,并称“导弹很明显由伊朗发射”。伊朗外长扎里夫随后表示,针对美国此前对伊朗公民和高官的袭击,伊朗已采取并结束了相对应的自卫措施。

连日来,美伊关系持续紧张,已然陷入报复漩涡。2019年12月27日,一名美国承包商在伊拉克基尔库克军事基地附近遭火箭弹袭击丧生。美国认定肇事者为伊朗支持的“人民动员组织”分支“真主旅”。12月29日,美军对“真主旅”目标进行轰炸。12月31日和2020年1月1日,美驻伊拉克大使馆受到亲伊朗的伊拉克民众冲击,警卫亭被点燃,接待区被烧毁。美军派出海军陆战队赶赴现场维稳,并紧急宣布向伊拉克增兵750人。1月3日凌晨,美军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实施“定点清除”,伊拉克安全部队则将巴格达的“绿区”(伊政府与外国使馆所在地)完全封锁。1月5日,伊拉克国民议会通过关于结束外国军队驻扎的决议。

美军“向火药桶里扔进更多炸药”

苏莱曼尼何许人也?除了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其在伊朗国内、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都拥有较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苏莱曼尼被美军“定点清除”后,已有多个武装团体宣誓为其复仇。1月4日,有迫击炮弹落入美驻伊拉克大使馆。1月5日,多枚火箭弹袭击了美军驻伊拉克的巴拉德空军基地。6日,据称由不明身份武装人员发射的防空导弹击落了美军一架军用无人机。可以说,美军炸死苏莱曼尼犹如“捅了马蜂窝”,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指责这一做法无异于“向火药桶里扔进更多炸药”。

明知是“马蜂窝”,为何美国还执意要捅?其一,苏莱曼尼在伊朗乃至整个中东极具影响力,美早已视其为“眼中钉”。曾出任伊拉克多国部队最高指挥官的彼得雷乌斯甚至声称,即使苏莱曼尼之死的重要性不被夸大,它比杀死本·拉登和巴格达迪意义也更重大。其二,美驻伊拉克大使馆被围并陷入危险,越过了美国认为的“底线”。驻伊大使馆被冲击,很难不让美国总统特朗普想起“德黑兰使馆人质危机”和“班加西使馆事件”。前者成为导致时任总统卡特连任失败的重要原因,后者则被视为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政治污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2016年总统大选的走向。2020年又是选举年,特朗普自然不想重蹈覆辙。

危险的“美国优先”

奥巴马任期内,美军的战略是“收缩”,在对外使用军事力量上更为谨慎,强调要顾及国际法制约以及国际社会反应。“班加西使馆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事件发生后,美军驻西班牙罗塔基地的海军舰队应急分队在短时间内就做好了进行远程投送及作战的准备。然而,白宫在出兵问题,尤其是美军应当以什么身份进入利比亚的问题上分歧严重,有人认为美军应着“便装”,并只携带“自购武器”去执行任务。后来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军分队先后4次被命令脱下军服。在争论中,战机贻误,美军分队居然在飞机上待命达3个小时。

相比之下,特朗普此次对使馆遇袭的反应以及随后下令炸死苏莱曼尼,则要一意孤行得多。首先,罔顾国际法,在他国领土动武。美军无人机在伊拉克领土进行“定点清除”,以及此前F-15战机轰炸“真主旅”,都严重侵犯了伊拉克的主权。也难怪伊拉克国民议会随后对美军下达“逐客令”。其次,不经审判,杀死他国将领。美军此前确有过击杀他国重要军事将领的先例,如二战中曾截杀山本五十六,但当时美日属于交战国,而今天美伊两国都未宣战,美军给出的理由是,“苏莱曼尼正在制定计划,攻击美国驻伊拉克和该(中东)地区的外交官和军人。苏莱曼尼和他的‘圣城旅’是造成数百名美国人和联军士兵死亡、数千人受伤的罪魁祸首”。这明显是个未经审判的罪状。毫无疑问,击杀合法政府武装力量的将领是个危险的先例,今后更难以保证只是个例。

不难看出,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军被打上了更深的单边主义和黩武主义烙印,即秉持所谓“美国优先”原则,对其认定的“威胁”随意进行清除。

其实,追根溯源,令中东出现种种乱象的深层次原因是“美国优先”在作祟。美方为遏制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单方面毁弃国际社会与伊朗协商达成的伊核协议,试图对其实施政治、经济、军事等全方位制裁和围堵。

美伊恐陷报复漩涡

对于苏莱曼尼之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宣布哀悼3天,并发誓要进行“最严厉报复”,外长扎里夫谴责美军此举为“国际恐怖主义行为”,前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萨拉米则表示“不惧怕任何战争”,要“狠狠报复美国”。发射导弹袭击美军驻伊拉克基地,便是伊朗的报复举措。

美国方面也十分强硬,国防部长埃斯珀称,一旦美国掌握了足够证据,会对伊朗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美方警告,如果伊朗人袭击美国人或美国资产,其锁定的52处伊朗目标将遭受打击。

值得警惕的是,历史上不乏从战争边缘最终滑入战争轨道的例子,对峙双方在螺旋式的冲突中失去理智全面开打。而这种报复与反报复很可能将伊朗拖入与美国的冲突循环之中。

从局势发展看,卷入战争并不符合美伊两国利益。美国方面,民众对发动一场全面的美伊战争并不支持。伊朗方面,2019年经济缩水10%,原油出口骤降90%,政府财政收入几近减半,在这种情况下同美国全面开打势必给已然举步维艰的经济增添巨大压力。因此,美伊应保持克制,避免局势持续升级。缺乏理性的行为方式,将使中东局势走向更复杂的境地。

(责编:陈羽、岳弘彬)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