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k8官抗疫“姐妹团”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23 17:22

初到武汉市泰康同济医院,凯发k8官是在2月13日。

陆军军医大学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副队长刘蕾,是个多次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护理老将”。这次她带来的一百六十位护理骨干,多数是她在“战场”并肩战斗过的亲密战友。比如,两位南丁格尔奖获得者——在汶川大地震中被救下的小姑娘亲热喊着的“鲜妈妈”鲜继淑,在“援利(利比里亚)抗埃(埃博拉病毒)”中冲锋在一线的游建平。

从重庆到武汉,落地,甚至没有来得及喝口水,战士们便赶赴这特殊“战场”。

泰康同济医院是武汉一家在建的骨科专科医院,为了抗击疫情,以三天的火线速度改造为新冠肺炎专科医院。一线经验丰富的游建平率先进去走了一圈,一双“金睛火眼”发现了许多细节上的问题。比如病区流程,依据“援利抗埃”的经验,划分清洁区、潜在污染区和污染区,每个病区流程都是一个闭合的循环,绝不可走“回头路”,病区清洁物品与污染物也分走两个不同的通道,互不交叉。再比如,天花板,清洁区和污染区甚至存有相通的部分。初来乍到的医疗队需要根据情况进一步调整改造。巾帼不让须眉,护士们立刻变身搬运工装修工水电工。还有几个搭起梯子,用结实的塑料膜封闭天花板“通道”,不留一丝一毫的缝隙。

从库房,到病房,四处可见忙碌的身影:来,一二三,姑娘们,一起,用力!病床,氧气瓶到位!一切逐渐成形。病房标识、护士班次、人员定位、职责分工、防护训练等,一一有序推进。

2月14日,在医院大厅的方舱病房,已有一百四十多名病人,后来几天,数量还在增加。曾在“援利抗埃”中担任“门急诊部护士长”的晏玲和战友唐棠作为“排头兵”,带领姐妹们开始战斗。这里是污染区,需要穿戴护目镜、口罩、防护面屏、内外手套、防护服、靴子、靴套等十一件防护用品。紧紧包裹身体的防护服密不透风,动得久一点就大汗淋漓;面罩和防护口罩,让人容易缺氧;护目镜短缺,必须消毒后反复使用,含氯消毒水又容易导致过敏,几位姑娘红肿着眼睛坚持战斗。

按医疗队的制度,穿防护服在污染区工作一次不超过四个小时。2月14日那天,第一次进入传染病区工作的年轻护士刘佳因为不适应,两个小时便出来了。看着刘佳出来后一直流泪,刘蕾非常担心,关切地问刘佳哪里不舒服,这个女孩却愧疚地说:“现在防护物资这么紧缺,这些装备都是一次性的,我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浪费了一套防护服。对不起。”

在病区,这群护士成了被隔离的患者们的亲人。她们送药送饭,贴心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人,暖心鼓励患者。得知有位阿姨的手因为太干裂了口子,护士孙薇拿出了自己的护手霜。护士周娅颖便常常把自己省下的苹果带给病人:来,拿着苹果,平平安安!

一张张布满字迹的纸片,是护士李欣格与聋哑患者生动的交流现场:

——我的睡眠很差,总觉得喘不过气来,想吸点氧。

——好的,我马上去给医生报告,然后给你安排。

——头发痒。

——帮你洗个头?很快就干了。

——看见解放军,我放心。

——不着急,慢慢来。

——祝好人一生平安!

——欢迎到重庆来玩!

抗击新冠肺炎的战斗,是持续的、拉锯式的。不论悲喜,不论苦乐,刘蕾和她的战友一直努力着。

2月19日,十三位患者从泰康同济医院康复出院。鲜花掌声之后,更艰难的战斗接踵而至。同一天,医疗队又接收了两个普通病区和一个重症监护室。

抬眼可见,新收拾出的病房里处处张贴着“武汉雄起!”“重庆火锅等着你”。病床一侧,护士拉起病人的左手,隔着厚厚的护目镜和三层手套,费力地观察、消毒、找血管、穿刺……特殊的环境、特殊的装备,哪怕是平时最简单、最熟悉、最细小的动作,也会耗费大量体力。但是,却没有丝毫差错。

晏玲到病房送餐,刚准备像平时那样一床一床分发,一位病情缓解的大姐已经抢前一步,接过她手中层层叠叠的餐盒:“瞧,你穿那么厚,动一动都费劲,还要给那些重病号一口口喂饭喂药。我来帮忙吧!”

每个病房,后来都有这样热心的“志愿者”。

他们成立的医患交流群叫作“同舟共济”。群里除了呼唤医生护士的信息,也传来越来越多核酸测试转“阴”的好消息。一封病人倾心写就的信,出现在群里:

致全体医护,你们辛苦了!……刚来时我惊恐、郁闷。是你们的大爱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是你们没日没夜的工作,精心的照料和护理,让我从心理上走出对这一疾病的恐惧,身体也在逐步恢复健康。……我感觉一天比一天好,我知道你们背后为我的付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你们默默地为我们负重前行,感谢你们……

武汉,连绵的雨水过后,春天的白玉兰绚丽绽放。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23日 20 版)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